跳至內容

標籤︰奇幻

  1. 今晚的晚飯是……?

    2024年05月02日

    金黃色的鬃毛在老兔面前飄揚。

    獸人族中最強悍的象徵,獅子族的首領就在老兔前方。首領把手放在背後,一直看著遠方的木製圍欄。

    「老兔,圍牆終於要建好了。」

    老兔頭上毛茸茸的耳朵豎起來,「正是,首領。」

    「這就可以阻止那群爛兔子走進我的花...

  2. 月球第十次司康餅危機

    2024年02月14日

    少女坐在餐椅上,忍不住流露甜絲絲的笑容。

    「司康、司康……!」

    少女哼著歌,金黃短髮就跟著她擺動,在半空畫出一道道金色的曲線。

    她期盼的眼神盯住眼前的一點。

    不遠處,一個穿著黑服的青年在廚房的櫃裏拿出大小不一的瓶子,「赫卡忒小姐,今...

  3. 壞孩子會有天譴喔

    2024年01月23日

    眼前的男人見到我就嚇得腳軟,癱坐在教堂的地上。男人的腳下滾著一個頭顱,他一見到頭顱,臉容變得蒼白。

    「……啊啊、主、主教大人……!」

    男人一察覺到我的視線就急著掩著嘴巴,似是不敢在我面前叫出來。

    「主教?哎呀,羅伯特是升職了嗎?」

    ...

  4. 後記(附完結賀圖)

    2023年12月24日

    殺害你的惡魔是》就此完結,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

    (沒想到發文的日子剛好是平安夜,各位聖誕快樂!)

    最初會想到這故事的契機是,我忽然也想寫天使與惡魔的故事。平日常寫架空奇幻類的故事,但還是第一次寫(部分)建基於現實典籍的故事...

  5. 30. 惡魔的末路

    2023年12月24日

    自打倒拉斐爾那天起,很快就過了兩天。被拉斐爾操縱的人回復正常,一切就跟沒發生過一樣——不,還是有不同之處。

    「這還真是好吃,大小姐!」

    在赫克托爾面前坐著一個有著一頭烈紅頭髮的男人,大口大口的吃掉面前的沙律。

    不消一會,大盤沙律就被紅髮男人清的一...

  6. 29. 殺害她的惡魔是

    2023年12月22日

    鋒利的劍指向赫克托爾。

    加爾梅拉握著劍的手搖搖欲墜,儘管如此還是把劍筆直地指向赫克托爾,如是被什麼強行糾正劍的方向一樣。

    「神、會原諒我嗎……」

    拉斐爾冰冷的聲音就跟蛇一樣竄過地面。「只要你處決掉眼前的異端的話。」

    「你這傢伙——拉...

  7. 28. 花中追憶

    2023年12月20日

    往教會的路途比赫克托爾想像的更遙遠。

    愈聽到他自己急促的呼吸聲,赫克托爾就愈想起歐里科最後一刻時的光景。

    今次會趕不及嗎——不,加爾梅拉不會有事的,一定會沒事的。

    教會跟之前出發去尋找拉斐爾時一模一樣,空無一人。赫克托爾推開教會的門扉,跑到加爾梅...

  8. 27. 決戰拉斐爾 (下)

    2023年12月18日

    拉斐爾那傢伙,連在精神世界裏也要操縱著維羅妮卡嗎。

    赫克托爾握緊手上的黑劍,堅定地回答,「在這裏停下來,就永遠去不到未來。」

    「亞麥依蒙,留在這裏吧。只要你想的話,可以在這裏創造出任何未來。」

    赫克托爾走前一步,他的影子在斜陽下與維羅妮卡疊合在一...

  9. 26. 決戰拉斐爾 (上)

    2023年12月16日

    維羅妮卡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就像是在說『這麼重要的事也忘了嗎』一樣。

    「你說我已打敗了拉斐爾?」

    明明他正在跟阿斯莫德闖上鐘樓,怎麼會無故打敗了拉斐爾。他再想了一想,忽然又多了一個問題,他為何要跟阿斯莫德走上鐘樓?

    「那是一場嚴峻的戰鬥。」維羅...

  10. 25. 最後倒數

    2023年12月14日

    赫克托爾連忙跑上前接住加爾梅拉。

    光箭很快就跟雨水一樣與加爾梅拉融為一體。加爾梅拉身上沒有傷口,眼神卻開始變得混濁,跟歐里科死前一模一樣。

    雨聲中夾雜著拉斐爾的哄笑,「看著所愛的人死在你面前吧,這就是對你的懲罰!」

    阿斯莫德憤而把劍一口氣擲向拉斐...